堪布阿曲的故事

堪布阿曲的故事(禅刊97--4)

九四年夏,我随师入藏求学,途中见闻颇多新奇,而诸前哲之事迹亦深令人感动。堪布阿曲的故事是我在翻译格桑家听到的。格桑本人为研究藏传佛教之专家且和康藏众多大活佛如喜绕俄热、晋美彭措、安章竹巴、吐绒、莫扎等有很深的交往,且本人亦为宁玛巴之弟子。格桑不断求学佛法已数十年,依真正学佛弟子之作风,特别是有关上师方面,他的所说是不会有半点出入的。

堪布阿曲原来只是很普通的一名扎巴,他的成就是因他对上师的至诚信心而达到的。作为一名普通的扎巴,阿曲在寺院里只负责打水、做饭,平时也和其他的扎巴们嬉戏玩笑。后来,寺院里的大活佛阿锐准备进山专修。阿曲带着一颗虔诚的心,毅然跟着上师进了山。阿锐活佛住在深山里。每当冬天时,大雪封山,茫茫一片,如白色的海洋,连鸟兽的踪迹都找不到。为了给上师煮茶吃饭,阿曲经常扒开深深的积雪,从雪层底下找到一缕缕的枯草,仔细地用刀割下来。雪漫漫下着,手和身体已被冻得失去了知觉,阿曲还在专心地寻找着枯草,终于积成了一大束。阿曲高兴的笑了。不顾身体的困乏,他踉跄地背着草赶回师父的山洞,开始给上师煮茶喝。他至诚地侍奉着上师,这样一直过了三十年。在这三十年中,由于太阳紫外线的强射和冬天的酷冷,阿曲浑身上下都被冻伤了。他脸上和手上的皮肤也因冻伤和紫外线的照射而变了形。现在,堪布阿曲的脸上的肌肉难活动,皮肤也紫黑紫黑的。

被当作怀疑分子,阿锐活佛和阿曲被抓了起来。由于阿锐活佛长期打坐,双腿已不能自由活动。在通往聚集地时,阿曲双手倒捆着背着上师,走了几百里路。一路上,他精心照料着上师,终到了聚集地。管理人员忍不住问阿曲为什么这么做,阿曲说:“他是我的老父亲,我不想让他受苦。”听到阿曲至诚朴实的话语,管理人员不禁流下了眼泪,就破例偷偷地把这师徒二人放走了。

后来,阿锐佛和阿曲又来到绒地继续修行。当时生活资源非常贫乏,为了供养上师,阿曲经常跑到甘孜、德格等地去乞讨,每当讨到一点酥油时,自己舍不得吃一口,阿曲赶紧收藏起来,以供养上师。这样又过了三年,在这在当中,阿曲没吃到一口酥油。

文革期间,阿锐活佛被当作上层分子被看管起来。每当挨批斗时,阿曲就把上师背到会场,让上师座到地上,自己跪在旁边。每当有人用皮鞭和棍子向阿锐活佛抽来时,阿曲用自己的身子护住阿锐活佛,不让那造罪的鞭子和棍子抽到师父身上,别人拉他,他也不动,只是拼命护着自己的上师。在那期间,阿锐活佛没有受到一点儿伤害。

阿锐活佛慈祥而喜悦地看自己这虔诚的、相依为命的弟子。由于阿曲的至诚,他终于完全和上师相应了。如同一个瓶子里的水倒向另一个瓶子一样,阿曲完完全全接受了上师智慧:原来不懂的道理,现在全懂了,原来没有的证境,现在明明朗朗地处于其中,原来没有神通,现在全康藏的人都知道堪布阿曲有大神通。阿曲得到了殊胜的大成就,成为阿锐活佛的圆满传承弟子,并和上师无二无别。

在藏地,跟随上师,我有幸拜见了堪布阿曲。堪布阿曲静静地坐着,目光深邃而寂静,给人异常威严的感觉,但其中还包含着静定、光明、广阔与慈悲。堪布阿曲讲法,头一句说:“要发大悲菩提心啊。”一种广阔深邃的慈悲心刹时涌了过来,让人大悲心不禁生起。堪布阿曲所传皆为闻、思、修中之精华,让人倍感佛法之广大深奥。堪布阿曲证境之高,从其外表也能知道:他全身的皮肤皱纹都形成了诸佛菩萨坛城图像,就连他的大拇指印中也端坐着一尊佛像。别人到跟前他就知其三世因果。平常堪布阿曲静坐时,身上就自然涌出许多舍利子,弟子们拿去供养后,舍利子慢慢变的豌豆大小并滋出许多小的舍利子出来。在堪布房中,由于堪布和上师相互印证身中出舍利子之事,我有幸见到了堪布身中所出如针尖大小舍利子,使我对两位上师之功德更加钦佩。

堪布阿曲虽已七十多岁,但是每年仍然为弟子们讲解佛学之精华,并亲自引导弟子们修行,以使得有缘弟子皆能解脱。堪布阿曲静静地坐着以其深邃的智慧加持着此幻化境中的每一位众生:其大悲周遍,于无形中滋润着每位众生,祝愿他们能得到殊胜的清净圆满解脱。


加注:文中的堪布阿曲就是亚青寺的阿秋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