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怙主敦珠仁波切(第二世)之生平

依怙主敦珠仁波切(第二世)之生平

(1904-1987)

   降生事迹

   圣者敦珠仁波切出生於藏历第十五耀宗水龙年(1904)六月初十清晨,出生地为西藏东南,莲师四大隐蔽圣境之一的「啤吗谷」。出生时现无数祥瑞之兆。敦珠仁波切出身於望族,乃普和国王布禾卡南的巴及雅芝生波之後裔。父亲名罗布丹晶,乃「啤吗谷」地区噶妥寺之著名活佛;母亲名南佳多妈,乃著名岩取者耶那宁巴之後人。敦珠仁波切及其以往多生与噶妥寺之因缘极深,其第九世登巴爹式(1122-1192)乃噶妥寺之始创人;第十五世舒囊德仙(1615-1672),则重振噶妥
寺。


   降生缘起

   敦珠仁波切之上一世为敦珠宁巴(即敦珠仁波切第一世),乃著名之岩取者。敦珠宁巴有一个特殊之心愿,希望赴西藏南面开发莲师之秘密圣境,可惜未能成行,乃授记下世之降生地为西藏南面,以圆满其开发此隐蔽圣谷之愿。当敦珠宁巴圆寂後,其大弟子纷纷前往西藏南面寻觅其转世。


   认证经过

   敦珠仁波切三岁的时候,遇见前来寻觅他的众多敦珠宁巴大弟子及其他大瑜伽者、学者等,敦珠仁波切均能一一辨认,并将各人之名字及性格逐一认出,因而被众人认定为敦珠宁巴之真实转世,毫无异议。其降生早於莲师八世纪入西藏时已有授记,述及其此世将降生为敦珠仁波切,内含日期、地点、及各详细徵兆。


   受法经过

   敦珠仁波切被认证後,敦珠宁巴之传承弟子卓朱却美□顿汪布与喇嘛塔登聪佐亲自前往「啤吗谷」为其主持升座大典。之後,敦珠仁波切开始学习书写及五明。学习之时,领悟力非常之高,举一而反三,学一遍已能全体领悟,聪颖过人,五岁时已开始取岩库,八岁跟随大师巴祖仁波切之大弟子邬金楚朱嘉错学习寂天菩萨之「入佛子行论」。继而广习其他经论,例如「中观」、「般若波罗密多」、「慈氏五论」、「三律仪」等注疏;而於另类学说诸如天文学、医学、历史等,并不偏废;对各种传统诸如制造食子、绘画坛城、跳神、梵呗及音乐等亦加以修习。敦珠仁波切於卓朱却美□顿汪布处从学达十六年,得「大圆满」法而彻底明□。於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第二世处得学「生哇领体」(意为「秘密心髓」乃「大圆满」法),并学诸前敦珠所取之岩库;又从学当时最具功德之诸上师,例如利禾车之遮宗(敦珠南佳多杰)、托登听巴、却美菲的柯渣、敏宁多升南楚嘉错等。及後得闻斯历金刚龙布续(意为「智慧金刚尖锐密续」)时,智慧大开,一切金乘密法,即使浩如烟海,亦能自然吸收及显露。敦珠仁波切常自谦道:「此乃归功於斯历金刚龙布续之加持。」敦珠仁波切自少常有种种境界,并生起开取「宝库」之愿。於十三岁时,面见莲师双尊,从此得各超凡上师之岩库及智慧空行母授以宝卷,敦珠仁波切将其一一书出。敦珠仁波切先後於诸大上师处接受甚多密法教授、灌顶、口耳传承、各续之口诀、密疏、戒律等。之後,敦珠仁波切周游各地之大学寺院如中藏之敏珠林、多杰札、塔吉丁宝岭;前藏之噶妥、佐青等,以学更多之传统、修法与佛法之哲理。又从大堪布罗苏之各大弟子,如戚操生纪多杰、雅江巴真、邬金宁清、噶妥泽渣转世、波龙生纪转世等处受法,与他们互为师徒。虽然敦珠仁波切博学各门之密法与学问,却对宁玛巴(俗称红教)传统尤感兴趣,因其认为红教独有之「大圆满」-阿的瑜伽-能直指觉性;亦为九乘中至内及至高之乘,并认为「阿的瑜伽」包括了佛陀教授之每一面,能最准确和直接焦点於觉悟与智慧。因此之故,重返以宁玛巴教法驰名於世之大学寺院敏珠林,继续研习及接受更多之有关教授。此亦为敦珠仁波切终生致力弘扬宁玛巴教法以暖由法身佛普贤王如来、莲师等传承之缘起,并成为红教之法-王。


  修持证量

  由於敦珠仁波切於修持上勇猛精进,勤修敦珠宁巴之岩取法,於秘密胜境堪巴宗得「普巴金刚」成就。於秘密胜境车朴佛修持长寿会供时,令所供之长寿甘露沸腾。修习由其前生都都多杰从意岩所取之「金刚力士」意□时,得种种瑞相。於不丹之莲师秘密胜境「虎巢」中,重新取出很多岩传宝藏,诸如「普巴金刚续」、「海生心要」、「空行心要」等等。於各圣地修持时,示现种种成就及瑞相。

   著作文献

   敦珠仁波切最驰名於世的是他的著述极其丰富、学理精确而透澈、见识博大精湛;并善於以诗歌、偈颂、华茂之词藻,将佛教之一切传统、历史、密乘法要、仪轨、以至如水晶般通明之「大圆满」教授自然地显露与展示。其他之著述如医药、星相、内明亦甚多,并撰写了西藏的历史。最风行者如「佛陀教法基础」、「宁玛教史」、「敦珠新宝藏」等二十五函,将其现世岩取之法要一一记录。在二十五函中,敦珠仁波切特别收录了戚操生纪多杰仁波切之两份著作,认为是十分重要之著作,亦是唯一向外收录之著作。敦珠仁波切另一项主要工作是鉴定、修正与编纂古代经典及现代的典籍,包括了宁玛巴教传派的全部典籍「宁玛噶玛」五十八函,与及敦珠宁巴所结集之典籍、论著与岩取法要等。全部共印行八十馀函,仍未印行者亦不少。其私人图书馆为藏土以外收藏宝贵手卷及典册之最多者,所著之「宁玛教史」至今仍为最具权威性之文献,并已被译成英文及汉文。(汉文译本由福德法幢刘公锐之金刚上师翻译,名为「西藏古代佛教史」。)很多宁玛巴经典,以至孤本,如「莲师广传」、宁玛巴十万续等,因敦珠仁波切将之收集、编纂并加以重印及弘扬而得以流传後世,教传之传承亦因其恩德所致,弘扬及延续至今。


   弘法事迹

   敦珠仁波切为现世莲师之代表,是当今不少著名仁波切之上师。身为上师中之上师,他被西藏诸大德公认为印证心意自性的权威和最具加持力者。敦珠仁波切的主要弘法事业在於中藏,除继续敏珠林之传统外,更在楚岭、南藏之工布、普和等地建立寺院及弘法道场,并迅速地以修证之光芒、学问之卓越而名闻全藏。敦珠仁波切是唯一拥有所有宁玛巴传统中丰富传承的人,同时亦是现世著名之最大岩取者、西藏佛教之最终教授--「大圆满」之权威导师。敦珠仁波切对西藏佛教四派之经论研究精辟,直入各传承之中心智慧。敦珠仁波切於「啤吗谷」建立很多寺院,及两所佛教学院(一所为出家者、另一所为在家居士的),并且於西藏工布地区重建塔道普朱哈康、附近建铜色山寺、於喇嘛宁建密法中心。离开西藏後,定居印度之噶林邦,建立另一座铜色德山寺、於楚啤吗建闭关中心、於大吉岭建识朱寺、於奥利沙建多道立登领寺。敦珠仁波切其後定居尼泊尔之嘉德满都,於大白塔附近建敦珠祖庙。敦珠仁波切传「大圆满--宁青唾初」之灌顶及法要十次;传五大岩取者之一啤吗宁巴之法要三次;敦珠宁巴之法要多次;传「甘珠」、「宁玛十万续」、噶耶(「八大修部成就法」)及宁玛巴教传之整套灌顶与法要无数次;其後不断传出「敦珠新宝藏」内之岩取法要多次。此外,大力推动位於萨勒之「西藏深造学院」内宁玛巴系统之研习。敦珠仁波切每於西藏、印度传法时,不少大德如两大寺院敏珠林及噶妥之喇嘛、戚操生纪多杰仁波切、速式仁波切等均前往受法,诸大德均具信於其证量。因此之故,其弟子之数目,多不胜数。远至西藏、不丹、印度、拉萨克、亚洲、北美洲、欧洲等地,均有其弟子。敦珠仁波切晚年曾计划於尼泊尔为数名大喇嘛传出教授,结果二万至三万弟子由世界各地闻风赶至,欲接受其教法。其後,敦珠仁波切因高龄、健康违和及应莲师之授记:「铁鸟升空,密法西渡。」,长期居留於西方。於一九七二年,受索甲仁波切之邀请,访问英国伦敦,并访问其汉土法之代表福德法幢上师在香港之弘法中心。其後敦珠仁波切在美国纽约建立「移喜宁波」弘法中心及「邬金初宗」闭关中心;於法国巴黎建「多杰宁波」弘法中心、於博都建「邬金桑耶楚宁」弘法及闭关中心等等。在敦珠仁波切的指导下,很多西方人修习较长之闭关法。敦珠仁波切的汉地传承弟子「舒囊卓之赞青」喇嘛(福德法幢刘公锐之金刚上师),於一九五九年承敦珠仁波切之嘱咐,负责弘扬宁玛巴教法於汉土。由於「舒囊卓之赞青」喇嘛之努力不懈,分别於香港、台湾之台北、台中、高雄、台南及澳门等地建立宁玛巴之弘法道场,并先後前往亚洲各地弘法,使 敦珠仁波切之教法及徒众遍及亚洲各地。敦珠仁波切亦先後三次亲赴香港及台湾弘法,传授「敦珠新宝藏」之法要。


   家庭概况

   依怙主敦珠仁波切示现居士身,先後两次成婚。首任妻子名诗丹圆尊,育有四男两女。大儿子听列罗布仁波切,乃龙青巴尊者及敦珠宁巴之大儿子之化身,为宁玛巴之大成就者及学者,亦是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第三世之父亲。次子多拉久美卓之尼玛仁波切,为花教之转世活佛,亦是现今敦珠仁波切第三世之父亲。三子名班丹罗布,亦为一红教之大修行人。四子名多杰豹生,五十年代时於北京就学,文革时期不幸逝世。长女名德青圆尊,现居於西藏拉萨,负责管理敦珠仁波切在工布区之寺庙。次女名啤玛圆尊,现居於青海,其子亦为一活佛。第二任妻子名宁圣汪母,育有一子两女。儿子仙藩达华罗布仁波切,为一大修行人,继承其父之传承系统,於欧洲及美国弘扬佛法。长女名千媚汪母,次女名诗灵班宋。


   慈悲化身

   虽然敦珠仁波切已为完全证悟之大师、持明,每天仍於太阳初升前修法;「於早上为所有皈依他的人祈祷;於黄昏为亡者修法。他不断为曾见过他、听闻他、接触他、甚至想起他的人祈祷,加持他们得解脱。他尽量令各阶层的人士接触他。所有曾接触他的人,都会被其热诚、平实、幽默、宁静、祥和、谦逊与慈悲所感染,并惊叹於他的深邃之智慧、透澈之哲理、渊博之学识与见识。


   示现涅槃

   一代宗师之 敦珠仁波切,一如释尊,纵已成就,亦以利益众生而示现生死如幻、诸行无常,於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七日,在法国南部之博都闭关中心,入大般涅槃。法体安奉於尼泊尔大白塔附近之敦珠祖庙。其安奉之舍利塔与寺庙之翻新工程,全部由依怙主戚操生纪多杰仁波切策划。